自娱自乐。
超绝过激攻控攻苏。
同人双担,吃逆家,慎。
安雷安/吴邪中心/最王最
es北斗单人推。
D5杂食,混乱邪恶。主医all。

头像是匿名厂长画的TOT

[轰出]糖

※我来丢人现眼了!!是个脑了很久然后睡前摸出来的段子,充斥着无脑妄想和粉红泡泡的欧欧西雷文大作!!我第一次写轰出欸好紧张好怕丢人(……)
※真的挺欧欧西的因为我很困!!注意避雷

“绿谷?你在看什么?”
“啊,轰同学。”
绿谷向轰摊开手,露出掌心中放着的糖果。
“这个。”
“……糖?”
包装朴素的糖果,在边角处有一个柠檬的图案。
“嗯,上鸣同学给我的。”绿谷将手收回来,挠挠头,笑容腼腆,“他说是很好吃的糖,让我务必要吃……刚好耳郎同学经过,她提醒我这是用来捉弄人的糖果,推荐我直接还给上鸣同学或者强迫他吃下去、什么的。”
轰思索了一会儿,“完全OK。”
“不不,那样不太好吧……”绿谷咳了一声,低头打量着这颗糖果,“我去查了一下这个牌子的糖果……据说是酸的接近发苦的程度,比生吃柠檬还恐怖……光是想象这种酸度唾液分泌量都不自觉地增加了。人类真的能忍受吗?”
“……”轰顿了顿,抬手拍拍绿谷的肩膀,恳切地提出建议,“还是按耳郎说的那样去做吧。”
“那不也还是捉弄人吗,只是对象换了而已吧!”绿谷哭笑不得,他解锁了手机递给轰,“要是真的是捉弄人的糖我现在可能已经丢掉了吧,但是我有点在意这个。”
是这款糖的评论。
哀鸿遍野,受害者的悲痛号哭透着文字都能传出来,其中还夹杂着诸如“我的傻朋友吃下去之后要打死我”“女朋友说要跟我分手”“爸爸要扣我的零花钱”等等等等骚话,可谓是一片祥和热闹非凡。
总结起来就是,这糖真的酸,请不要轻易让自己要好的人尝试,成功后也不要嘚瑟,嘚瑟注孤生。
“不是这些,你看这条。”绿谷搭着轰的肩膀踮起脚,而后者也相当配合的将手机拿低了点,“这个。”
【我是不是要变成抖M了,这个糖那么酸我居然还是吃掉了一整包,因为里面的糖心实在是太好吃了!!在经历了杀人般的十几秒地狱酸度后我抱着自己抽搐的腮帮子想找我的狗男友算账的时候发现,舔掉外面那一层酸衣后里面的糖真的,非常好了!像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后到达天竺的快乐一样,总之就,快乐,好吃,不怕死的甜党推荐去吃。】
下面一片哭着点赞同的。

轰:“为什么不直接吃糖呢。”
绿谷:“我想是因为有对比才有伤害吧……?”

“就是这样。我很想尝尝这个那么多好评的糖……啊、我是说里面那一层的糖心的味道,酸衣敬谢不敏。”绿谷收起手机,面上浮现出纠结的表情,他叹了一口气,苦恼地盯着糖看——素蓝色的包装,用白色的字体印着厂家的名字,当然还有边角的小柠檬,“要不还是丢掉……啊,轰同学!”
轰轻松地从绿谷手中抢过那颗糖,“我想试试。”
“算了吧轰同学,还是扔掉比较好……”绿谷试图劝阻。
而对方只是摇摇头,“不对劲的话我会吐掉的,别担心。”然后将包装撕开,露出里面浅白色的糖果,随即放入口中。
轰的表情定格在那一个瞬间。
那是一种,万事休矣的,超脱于世俗的佛系目光。
看破红尘,看淡生死。
绿谷觉得自己坏事儿了。

就这样过了几秒,他小心翼翼地向如老僧入定般立在原地的轰搭话,“要水吗?你还好吗?轰同学?”
“……还好,是甜的。”轰面上看不出什么表情波动。
绿谷对此抱持怀疑态度。
“你要尝尝吗?”轰问道。
“咦?不用……唔——”

拒绝的话尚未出口,对方冰凉的唇已先一步贴上来,卷着糖果的舌头滑入自己的口腔。瞬间,甜味在口腔中蔓延开来——也许是因为自己并没有体验过先一步的酸味折磨,所以这糖也并未显得如评论夸赞的那般天花乱坠。
可是还是很甜。
甜到心都快化了。

轰对绿谷露出微笑:“你看,甜的。”
绿谷一抬手捂住通红的脸。
他含着对方渡过来的糖默默地想,甜的到底是这颗糖,还是这个吻,亦或者干脆是轰焦冻这个人。

-end.

糖是我尊的很爱的那个super soda,我的提神醒脑好帮手,真的有点酸上课吃一颗酸得人头皮发麻立刻就不困了真是好棒喔(棒读)每次吃都在想我要是有个男朋友多好这个表层实在是酸酸酸酸死人了!!

评论(3)
热度(58)

© 0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