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就好(´▽`)ノ
最喜欢的人是冰鹰北斗!(`∇´)
是个攻吹,杂食,小号→@脏话

头像by帅哥MOKA
背景by美女阿晨

【医园】Save

※半夜翻以前D5的官方背景故事,哇尊是太有意思了于是开始疯狂地脑脑脑,打鸡血一样睡前写一点happy。有很严重的捏造因素,偏意识流,我也不知道我想表达什么、就,就那个、吧……?(不确定的)
※是答应给大佬 @是阿厘! 的医园但是似乎并不是很ok??我以为自己能不写段子然而还是写成了快乐的脑洞片段噢真是太快乐了!!
※忘记讲了!!上钩子的部分用了杀鸡的方法因为觉得这样子比较帅!(你
※天雷滚滚,注意避雷(诚恳

*请注意发布时间。发表于园丁日记刚出的时候,如果与后来的日记有冲突,你总不能时光倒流去打我吧?ジ

“艾米丽,我不明白。”艾玛说,她拍拍占满尘土的双手,并盯着它发呆。她的思绪有些混乱,但一个想法已经在她脑海中形成。这个计划逐渐变得清晰,那么可靠,闪烁着希望的光辉,充满了诱惑力。她的手搭上密码机,随即目光投向了迷雾的深处,投向虚无缥缈的前方,但又似乎明确地在寻找什么。极轻的声音从她口中溢出,她喃喃道,“为什么我们非要逃跑不可?”
“监管者——我们去杀掉他。”艾玛说。
艾米丽直勾勾地盯着艾玛的眼。
湛蓝的眼眸中浮现了饶有趣味的神色,但又被一抹极重的担忧所掩盖。她用自己较艾玛纤细漂亮太多的、修长白皙的双手,包住了艾玛的。她敛下眼,低低地叹息:“……如果你想的话。”
“你说过的,艾米丽。‘毁灭比创造更加轻易’。”艾玛打开了她的工具箱,将视线投向周围废弃的设施,“我想我们可以变废为宝……看,那么多的材料。”
“亲爱的,那句话并不是这个意思。”艾米丽无奈地说,“我们应当一起去。”
“我一个人去。”艾玛态度很强硬,“我……如果我成功了,我会去找你的。要是我失败了,……艾米丽,你一定要活着,你要活下去,你一定要逃走。”她的声音带上了哭腔,“你要去救更多的人……”
艾米丽欲言又止,“小心。”

艾米丽是什么样的存在?
在艾玛小的时候,艾米丽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是尊贵的上等人,一举一动都散发着上流社会的优雅气息。这个成熟又美丽的女人却拥有着一双仿佛没有被那个混浊社会所玷污过的清亮的湛蓝色眼眸,艾玛在她眼中看见了大海与天空。然后大海与天空拥抱了她,将她纳入怀中,用爱温暖了她。
大概这就是救赎。
艾米丽本身就是一剂良药。
后来艾米丽销声匿迹,一切的污浊没有了海浪与阳光的阻挡,潮水般涌来,覆盖了艾玛的世界。
救我。
救我。
…………救我,艾米丽。
她参加了这场游戏,被挂上了绞刑台。铁钩穿过她的胸口,她如一块死肉一般被钓在上面,清清楚楚地感受到血液在流逝。
假如有谁能够帮助我……
她闭上了眼。
再睁眼时,艾米丽轻柔地救下她,正在为她包扎。
艾玛以为自己在做梦,她盯着艾米丽,大颗的泪珠从眼中涌现而出,顺着脸庞滚滚落下。
那时这个已许久不见的女人在那一瞬间卸下了脸上端庄冷静的假面,手忙脚乱地为她拭去眼泪,将她拥入怀中轻声安慰——恍若隔世。
假如我也能去帮助别人……
就像她做过的一样。

艾玛成功了。
她在倒下的监管者面前大口的喘气,扑上去将手中的小刀狠狠地刺入监管者的头颅——余光瞥见艾米丽的身影出现在地下室的入口,她心下一松,整个人无力地瘫倒在地上,露出疲惫的笑容:“艾米丽。”
“你成功了……”艾米丽也在微笑。
不知为何,艾玛感觉一股凉意窜上后背。
“艾玛,你看。”艾米丽已经走了下来,蹲在了艾玛身前——也是监管者的身侧。细嫩的指尖轻轻一点监管者的面具,艾米丽勾着唇角,轻声念道,“你要看好了喔。”
“等等……”
短促的悲鸣从艾玛的喉间溢出,像垂死的鱼。
艾米丽笑出了声:“你想起来了吗?”
“不、等等,为什么……”
“爸、爸……?”
“里克先生。”艾米丽将面具安了回去,盖住了那张可怖的脸,又抱起了艾玛,让她能近距离地观察自己的脸,以及现在自己脸上与之前所表现出的形象完全不符的戏谑与冷酷,“真可怜,不是吗?那么亲爱的,你想起我是谁了吗?”

破旧的房间,椅子。
蹿过身体的强大电流。
女孩的尖叫。
医生平静的脸。

艾玛已经无法发出声音了。
“你都想起来了,恭喜你。”
那双将她从恶魔口中救下的手再次揽住了她,用同样轻柔地动作,将她挂上了绞刑架。
血红的荆棘疯长,随后牢牢地包住了艾玛。在缝隙中艾玛看见医生微笑着对自己道了晚安。

——
是半夜一两点写的,当时瞎瘠薄查查,刚好查到了园丁的日记3然而我并不是很清楚前因后果,但是很爽,我就打鸡血地写了。今早起来看看……哇,爹的,跟我想象中有点出入(。)用了很多推演中出现的概念和句子但是并没有沿用它本来的意思……就当是衍生吧?
脑这个段子的时候默认园丁有病,记忆混乱之类的。
以上,如果有bug请快乐地无视掉吧☆
感谢阅读。

评论(12)
热度(78)

© 05555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