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死中……
住校党,周末诈尸蹦哒。
攻控,攻吹,互宠,天雷爱好者。
‼️最右❌吉右❌‼️

[最王]今天我最原终一就要踹爆lh的大门

※高端拉郎!!是本篇一辈子都搞不出来的真·侦探最x妄想中的吉的故事!!这个是用来给另外一篇补bug的但不知道为什么bug越写越多而且字数还爆炸了果然是我太水了吗[…………]就算不好吃也请……!!对我温柔一点么么!!

※和 @晟木沉榭 的组合出道作!!这里是DICE组织STAR二人小分部的成员05还请各位多多指教!!接下来还有因为爆字数而导致的出道节目倒挂打飞机大家要来看哦

※总字数:5626

※超级超级超级ooc!!超级水!!!!!

超级ooc!!!ooc!!!ooc!!!

以上!

意识回笼,原本朦朦胧胧的景象骤然清晰了起来,我的大脑还有些混乱。但目前的形势似乎不容我多做思考:我追捕了许久的怪盗一步步逼近了我,然后把我推在了这张明显就很不对劲的心形柔软大床上,他的嘴唇开开合合,话语没有传进我目前一片空白的大脑中。

怪盗那张脸慢慢地在我面前放大,我们彼此蹭着对方的鼻尖。

我吓了一跳,身体比大脑更快,抬起手肘往他肘关节窝那撞了一下。吃痛的怪盗手一软就往我身上倒——好重。幸好这床够软,不然我想我会被压死。然后我抱着尚且懵比的怪盗就着床一个翻滚把我们的上下关系掉了个转,接着迅速地爬起来跨坐在他身上——一摸口袋发现随身携带的手铐没了,手枪也不翼而飞,连我的西装都不知道被谁换成了条纹的立领学生装——不打紧。我把怪盗先生的双手拉到高过头顶的高度,用手摁住他的手腕。

怪盗先生尚在掉线状态。我用另一只手揉了揉太阳穴,试图让自己混乱的大脑清醒过来,同时打量了一下四周。暂且不提心形大床,就说这个粉红色的布局,这朦胧的粉红色灯光,怎么看怎么可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摆进房间里的旋转木马,以及隔壁满柜子看上去就不对路的情趣用品和一摞儿的情色杂志……我这是被绑进什么情趣俱乐部了?

我黑了脸。什么时候怪盗不偷东西改偷人了?把人绑进情趣旅馆,还带换装服务的。真是棒极了。

不对,他既偷东西也偷人。委托人现在还气得直跳脚,要是知道了雇佣的私家侦探也被偷走了不知道会不会气到心脏病发?

……我的工资有点危险啊。

“我说小最原啊……”怪盗终于开口了,“你是想要对我做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吗我倒是——”

“闭嘴吧王马。”我头也没低继续观察周围顺便在默默地在心中打了段bbox,“你的恶趣味已经严重到了会把人绑进情趣旅馆了吗?还是说这是你的大本营?”

“……”身下的人沉默了一会儿,“我觉得你误会了点什么……?”

我这才低头认真地打量了一下这人。

与怪盗王马小吉如出一辙的脸,紫色的眼眸和翘起来的黑色微长发……特征倒是全部对上了,但是更加稚嫩,也没有穿他那件招牌的黑色长披风,变成了脖子上绑的黑白格子的领巾。不过披风底下那件白色的拘束服设计的衬衫倒是一模一样。

身手也没那么矫健——如果是那个真怪盗现在被摁在床上的恐怕就是我了。

也不能排除他故意变了个装防水唬我的状况。我被耍过无数次,见得多了。所以我还是没有放松警惕。我俯下身子,靠近他,盯着他的眼睛喊:“王马小吉?”

这个距离相当方便观察人的微表情。

他对上我的视线大大方方地承认了:“是啊。”

没在撒谎。那就好办了。

“你能放开我吗?都一起玩了那么多次你追我赶的游戏了,小最原还不知道我是怎样的人吗?”他眨了眨眼,“我保证我绝对不会逃走的……啊痛痛痛——!!”惊叫。

我面无表情地远离他,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这么欠抽的语气是王马八九不离十了。就是不知道他在玩什么把戏。

“你是魔鬼吗小最原……”王马的眼神有点幽怨。

“是侦探。”我翻身下床,从床底下摸出了一捆麻绳,然后在王马极其幽怨的目光下麻溜地把他捆成了个粽子,心情颇好。啊,被他耍了那么多次,一雪前耻,心情舒畅。我拍拍手跳下床无视身后那道快实质化的目光,去开门。

锁的。还没窗。粉红色的墙壁似乎在嘲笑着我。

成吧。

我折返,对王马说:“钥匙。”顿了顿,“‘西莉亚的守望’也交出来。”这个就是这次王马偷窃的东西,一串价值连城的蓝宝石项链。

王马:“我手绑着呢,小最原你帮我解开我就拿给你。”

你想得倒挺美。要不是为了不搞出太大动静防止吸引其他人,我连钥匙都不要了直接上脚踹。我说,“你给不给?我知道你有办法。”

王马:“不。”

嗬,还挺硬气。

没事我上手摸,反正你打不过我。

但我摸了没两秒,这位大爷就很给面子地嘤咛一声:“嗯~”

一扭头看见他脸上布满了红晕,额头沁出几滴薄汗,眼底氤氲着一层淡淡的水雾。

哇哦。

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侵犯未成年呢。

我眼观鼻鼻观心,就当没听见他的骚扰。

王马大爷倒是扭得开心。绳子紧紧地勒在他的身上,宛如在玩什么sm,伴随着扭动王马大爷还在有节奏的瞎叫唤:“啊~那里不行!小最原你怎么能这么粗暴!”

……算你狠。

我收回自己的手,摸摸自己发烫的脸,去搜查其他地方了。

我觉着我的背影应该挺狼狈的,唉。

王马放肆的大笑声从身后传来,贱兮兮的,穿透力还极强,老远都听得见。

我第二次折返,王马眉毛一挑,开开心心地开口:“哎呀小最原你是想通了吗。”

我摸出一块胶布往他脸上一拍:“别吵。”

王马:唔唔唔唔——

我就当没看见他笑出来的泪水,他以为我没听见他喊我DT吗??

心绞痛。让不让人好好搜查了。

 

房间里倒是搜查完了,除了翻出一大堆色情杂志与各式各样让人惊叹“还能这么玩!”的情趣小道具之外一无所获。我盯着这堆东西,感觉自己的头更痛了。房间里那些乱七八糟的饮品我是不敢碰了,用房间里的水壶烧了壶开水,我抱着杯子窝进了沙发,琢磨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嘿!”有人靠近我耳边很大声地喊。

我一口热水没咽下去差点被呛死,按着胸口咳个不停。

罪魁祸首倒是开心了,抽了张纸巾给我,还贴心地帮我拍拍背顺气,看我没事之后才嘻嘻一笑在我身旁的沙发坐下。是王马。

你能自己解开那绳子啊……果然是放水吗?

那怎么办,我大概是打不过他的。我捏了捏鬓角,犯愁。

“来理一理状况吧,‘小最原’?姑且先这么称呼你吧。”王马把那一大捆绳子扔在桌子上,也给自己装了一杯水,“你没往里面放奇怪的东西吧?比如什么催情药?”

我在你心目中的形象这么糟糕吗??

“没有。”我说,“你要是不相信我你可以不喝。”

“难说哦?”他把食指竖起来立在唇边,笑,“……毕竟是偷偷闯进别人妄想的小贼?”

“?”我没听清,歪头看着他。

王马:“没什么。总之先做个自我介绍吧?”

……这个你不是应该很清楚吗?毕竟是掌控欲超强的怪盗?

他没理我,自顾自地开始说了:“王马小吉,16岁,姑且是个学生。在‘这里’是个怪盗。是不是和你心中有点不太一样?”

确实是。这和我调查到的信息有很大出入。但他没在说谎。

我点头,正想开口却被他打断:“该你了。你想问的我待会一块儿回答你。”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最原终一。侦探。”

“正牌的大侦探吗……”他念叨,“年龄呢?”

“25。”我说。

王马沉默了一会儿,抱着头撕心裂肺地哭起来:“原来我喜欢这种类型的吗!原来我内心深处是追求这种奇奇怪怪的性格的吗!?”扯纸巾。“小最原长大之后会变成这种冷冰冰硬邦邦又不解风情的童真处男哦!?太惨了吧!!”

这话前后有逻辑关系吗!?

不对,我才不想把我的思维方式和这个永远三岁的人同化。冷静一点最原终一,不可以被他带跑。

我深吸一口气,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我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当然有。”他理所当然地说,“这里是我的妄想。关于性的。”

“嗯。”我敷衍地点头附和。

……

他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很不得了的东西??

“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呢?”王马收起笑脸,用弯曲的食指轻扣桌面,“也是嘛。确实很不可思议。原本该出现在这里的也不是你……这么说也不对,是‘另一个你’。你比他不解风情多了。”他叹了口气,看上去失望极了。

“那是骗人的?”我在一团混乱的声响中找到自己的声音。

也就是说我现在去死一死也许就能离开这个怪异的地方了??

“对呀,骗你的。”他摊开手,笑,“虽然我很想这么说。不过很遗憾,我没说谎哦?你看的出来的吧,大侦探?”

头脑混乱。我按按太阳穴,沉吟。

脑海中一辆豪华的敝蓬跑车在哨声响起后绝尘而去,周围响起人群的尖叫声。

“呐?呐?小最原?你还好吗?”王马在旁边瞎晃悠。

我一个急刹车差点把车上的漂亮小姐姐甩飞出去,稳了稳心神,这才抬头:“还好。怎么了?”

“我们来打个商量?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放你出去。”他说。“条件你答应了我之后我再告诉你。”

我用狐疑的眼神打量他。

“诶诶,别这么看着我嘛。”他惊恐地远离了我一点,在沙发上站起来,伸出右手,竖起食指和尾指,其余三指并拢横放在额边,“我发誓。”

“发誓不是这个手势。”我看着他的手势,总感觉有点眼熟。

“这个是我的秘密结社独创的手势!意思是不遵守诺言的人会被千斤巨石砸死。”他严肃地说,“我发誓!Leader言而有信!”他的手抬起来,袖口稍稍下滑,露出一截手腕,白皙而纤细。

我点点头,然后快步走过去,一把把王马扯下来。

咔哒。

伴随着清脆的金属碰撞声,我在王马诧异的目光下给他扣上了手铐。

果然还是这样安心一点。情趣小用品也就在这时可以派上用场了。

“这个手势我见过。”我说,“……在我那个世界里。”

怪盗嬉笑的脸浮现在我脑海中。

我可能在这里待得精神有些不正常了。

“‘那当然是骗你的哦!其实这个手势的意思是以下内容纯粹胡扯!nixixi,真是好骗呢小最原!’”我回忆着记忆中王马的话,学着他的语气,“该怎么说,果然是同一个人吗?扯谎随便想出来的手势都一样。”

他嘁了一声:“耍赖。你不担心我挣脱吗?这可是怪盗基本功。”

“那是凭借妄想的吧?”我想到他干净清爽得不正常的手腕,“正常地挣脱不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而且我想……你的能力受限制了吧?”

他鼓起了脸。

“是因为我的闯入?”我再问。

河豚鼓得更大只了:“……”

看来是猜对了。

我拍了拍眼前这只大河豚的脸,心情愉快:“钥匙。”

“我没有那种东西。”王马闷闷地开口。“都怪小最原乱跑跑进别人的妄想里?不如去死一死谢罪吧,还能顺便出去呢一举两得。”

我很干脆地无视了这个大龄儿童的话。

那就难办了。

如果是真的门倒还好说……大不了我直接踹门出去。但现在不一样,这里可是妄想世界。天知道外面会蹦出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我的视线在王马——这个妄想的主人脸上飘了一会儿,估摸着暴力破解的可能性——比如强行让他的大脑受点什么刺激。

不过这里就是大脑深层次的意识了,所以我的意思是……

咳,算了。

钥匙……象征着什么?

好想开个车,但是想想刚刚差点飚出来的车祸,我觉得还是搜查靠谱点。外面还有个客厅,说不定能找到些什么。只是我没想到王马跟着我一块儿站起来了。

“我和你一块儿找。”他说,脸上没什么表情,冷冷淡淡的。

有妄想的主人帮忙一块儿应该会快很多,他似乎也不想待在这了。只是希望他别捣乱。

“本来就是准备要和喜欢的人共度美妙时光的地方却搞错了对象谁都不会开心的!!快把我家那个纯情可爱的小最原调回来啊!!”他瞟了我一眼,眼里冒着那种生无可恋的光。

“所以啊!为了搜查方便把我的手铐打开吧。”

真实想法这就暴露了。

“不要。”我干脆利落地拒绝了。

“残忍!!”暴哭。

真是魔音贯耳。

我按住他:“你觉得该从哪里开始找?”

“浴室吧。”他回答得干脆,眼泪也收的飞快。

这娴熟的假哭技巧。

我总觉得他有古怪,但还是点点头:“好。”

浴室也就那么大,搜不了多久。

 

…………

大概?

反正我是被这个巨大的心形浴池惊到了,还贴心地放好了水。旁边放着一大篮子的花瓣。月季玫瑰桂花茉莉各种各样一大堆,还有只小黄鸭。

一摸水,温热的。也对,是妄想,凉不了。

我目光有些复杂,而王马则移开眼:“嘛,原本是想来一场盛大的鸳鸯浴的?”

……你们高中生戏真足。好同情另一个我?

“先搜查吧。”他顿了顿,“这里有些令我在意的地方。”

……?

“名侦探应该不用我教吧?交给你啦~”他甩手掌柜倒是当得开心,还举起手秀出了自己的手铐,甩着手铐的链子叮铃哐啷一阵响,一副自豪的样子,“你看我这个样子也搜查不了嘛~当然你要是给我开了手铐我也不介意哦?”

“不了。”我在大浴池旁蹲下,捻起花瓣嗅了嗅。

搜查这里的时候王马倒是难得地安静,搬了张小板凳坐在那托腮看我。

雾气氤氲起来,周围的景色也被渲染得模糊不清。

热气把我熏得晕乎乎的,我站起身来,盯着它。

啊……从这里回去之后一定要去泡一个澡……

 

“那就去泡嘛。”

王马在我背后幽幽地说,同时我的背被人轻轻推了一下。

我重心一时不稳,向前倒了一下。

我就知道他不安好心!!

差点扑进浴池里变成落汤鸡的我怒气槽终于是满了。

我气冲冲地一扭头看见王马笑得无辜极了,手腕处干干净净。

果然是又用妄想了吗!?

有时间用妄想恶作剧不如想想怎么出去啊!?

王马像是没有注意到我周身几乎实质化的黑气,笑嘻嘻地往后退了一步:“不要太严肃嘛,况且我没有成功不是吗?那这件事就是没有发生嘛。”他的手摸到了门把手。

晚了。

我一个箭步上去拽住他的手腕。

“——诶、诶你要干嘛!!”

“呜哇————!!!!!!!”

我就当没听见,阴着脸把他拉到浴池旁。

“啊哈哈小最原你——”他打着哈哈,额角渗出一滴冷汗。

我默不作声地盯着他看。

他眼神飘忽。

我上前,蹲下,一手环住他的小腿,另一手捉腰,扛起来。

王马:!?

一丢。

动作一气呵成,不拖泥带水。

水花飞溅。我快速退后了两步,没让水花溅到我身上。

我观察了一会儿,直到看见他深紫色的脑袋冒了个尖,这才决心进行我的下一步计划。

拿花篮,掏出一大把花瓣,撒。

刚冒出头来就被花瓣淹没的王马:……

“我不想和你闹了。”我一边撒一边喊,声音回荡久久不息。

我不要和他呆一块儿了我想回去。我气冲冲地把花篮一放,冲出浴室,觉得自己做了半天的无用功。早踹门多好。就算被什么牛鬼蛇神绑走我也认了。大不了我把自己摁在地上让自己和地板深情摩擦三分钟刺激刺激我的大脑,再不行我就来摩擦还在浴缸里懵比的王马。

条条大路通罗马。

于是我站在大门前,抬腿一个凶狠地回旋踢。

然后我就晕了。后脑勺磕在地板上,好疼。

 

睁眼。

深蓝色的天空,皎洁的明月。

——漂亮的紫色眼眸。

这画面似曾相识。

我伸手想去抓他的手,结果却被灵巧地躲开,反倒是自己的手腕被擒住了。跨坐在我身上的怪盗嘻嘻一笑:“小最原还没有吃够亏吗?明知道自己打不过我的?”

真是风水轮流转。

我眨了眨眼。

“呜哇——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王马伸手捏我的脸,“笑一笑!”

我任由他捏。估计我现在好像死鱼一样。

“小最原你是受刺激了吗……”

对啊,被另一个你刺激的。

我推推他,王马轻巧地起身,口中还抱怨着:“突然晕倒你吓死我了,难道是恐高?恐高还来陪我玩高空追逐哦?不是每一次都能那么好运碰上我这么好心的怪盗的!”

“诶,小最原你不逮捕我了吗?”

“不了。”我说,有点蔫蔫的,“…………我想泡澡。”

王马:??

 

事后去泡澡的时候我在自己的衣袋里找到了那串贵重的蓝宝石项链。旁边还附了一张画着丑不拉几唇印的小卡片。

…………怪盗啊。

评论(12)
热度(207)

© 05(*°∀°) | Powered by LOFTER